网站首页 > 研究论述 > 失败案例

药、酒、茶、水,闫希军家族的生意经

发布时间:2022-04-25 15:00:53 浏览次数:96




《2021胡润百富榜》显示,闫希军家族凭借120亿元的财富,排在了甘肃庆阳地区第一位。而在多年前,闫希军只是当地一个吃“百家饭”的穷小子。

闫希军身家暴涨凭借的便是名下于2002年上市、位于天津的老牌中药企业“天士力”及名下其他相关资产。

据了解,由闫希军及其妻子吴迺峰、儿子闫凯境及儿媳李畇慧构成的闫希军家族,通过天士力大健康产业投资集团,掌握着国台酒业、天士力、天士生物等公司,涉猎了药、酒、茶、水等领域。


但近几年,天士力大健康版图一波三折。国台酒业和天士生物都因一些问题,上市进展不顺。而作为唯一实现上市、曾凭借产品“复方丹参滴丸”风光无比的天士力(600535),2019年至今营收和扣非净利润连续下行。

天士力3月31日发布的财报显示,公司营收继续下滑,跌幅达41.43%;净利润虽有所增长,依靠的却是变卖资产等“非常手段”。


01、药、酒、茶和水

在2014年将交接棒递到儿子闫凯境手中之前,闫希军一直是天士力医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天士力”)的灵魂人物。天士力的创立、上市再到发展壮大都离不开他。

与如今坐拥数亿财富相比,闫希军幼年过得很是辛苦。他1953年出生于甘肃庆阳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小时候的梦想是参军。16岁的他追着军车跑了五六十公里才穿上了军装。

人生的转折也从此刻开始。1972年,他被保送到陕西医专学习,主攻药学专业,1989年又和妻子吴迺峰被调到了位于天津的解放军第254医院工作,并担任了药剂科主任。

复方丹参滴丸的研制便是在这期间进行的。也正是这小小的滴丸,成了闫希军创业最大的资本。1994年,天士力的前身天使力联合制药公司诞生。

可就在大楼和滴丸制剂生产线都建起来的时候,变故来得猝不及防:部队被要求停止一切生产经营活动。放不下天士力的闫希军便于1998年选择了转业,带领天士力员工“下海”。

借助复方丹参滴丸以及后来的养血清脑颗粒,公司于2002年成功上市。

而复方丹参滴丸在心脑血管药品市场上的表现也十分争气。按招股书披露,其市占率从1999年的2.34%增长到了2001年的3.13%,产量也从约4.2万箱增长到了10.2万箱,当时其全国市场平均售价16.2元/瓶。

医药进展顺利后,闫希军开始四处出击,并且他涉足的多个领域几乎都离不开“健康”。

“无酒不成医”,2001年,闫希军把在茅台镇收购的酒厂命名为“金士力酒业”,像是要强关联药牌“天士力”,宣称要打造最健康的白酒。现如今该厂门口,还有闫希军写的《酒通大健康》。


(市界拍摄)

只可惜,喝酒的并不认吃药的。“金士力酒”最终改成了“国台”,似乎要跟“茅台”靠近。坊间传闻2010年,茅台曾试图收购国台酒厂,因价格问题未能成功。

闫希军玩儿酒也并非小打小闹,甚至一度推动国台酒业走到上交所的大门前。

根据国台酒业招股书,其营收在2020年上半年为13.59亿元,净利润2.45亿元。虽然跟茅台数百亿规模的营收和净利润没法比,但仍有望拿下“酱香酒第二股”的头衔。

只是,在冲刺IPO的关键阶段,国台酒业却突然申请了终止审查IPO,个中原因似乎跟关联交易及与经销商深度捆绑有关。

2017年-2020年上半年,国台酒业向闫希军家族控制的48家企业销售了商品,产生的交易金额分别占到当年营收的8.94%、5.8%、4.24%、1.16%。

此外,公司还引入了部分经销商持股,截至2020年上半年,持股经销商有75家,关联经销商有6家,合计占比约11%。

国台酒的上市最终暂停。

同样打着“健康”名义发展的还有茶。

2008年,云南天士力帝泊洱生物茶集团有限公司成立,经营普洱茶“帝泊洱茶珍”,“茶针”又叫茶膏,被誉为茶中黄金,可见之高端。

淘宝一家“xx帝泊洱旗舰店”显示,规格为0.5g×10支/盒的帝泊洱茶售价约34元,按照包装上的建议饮用量,1盒也就可以喝2天左右。


(淘宝截图)

有了茶,自然要有好水来泡。天士力矿泉饮品公司随后成立,并推出了“帝泊洱C胞活力”矿泉水。

和农夫山泉讲的故事一样,帝泊洱C胞活力矿泉水的水源基地,是天士力集团经过多年勘探和技术投入才选定的,位于长白山西麓腹地,吉林省靖宇县西南方11.6公里的原始森林处,且为小分子矿泉水。

简单来说就是不是一般的水,喝了对身体好。当然,价格也十分不一般,淘宝上一瓶330ml的矿泉水,售价在9元左右。

以“健康”为名,药、酒、茶、水,闫希军家族玩儿了个遍。

02、接连出售子公司股权

尽管发展了诸多“副业”,但截至目前,闫希军名下上市的公司,只有天士力一家。不过,这家药企在度过了最初的风光后,近几年经营遇到巨大的挑战。

根据2021年财报,公司营收79.52亿元,同比下滑了41.43%。要知道,过去的天士力曾保持了十几年10%之上的增速,发展好的时候甚至能到65%。

再看净利润,尽管2021年同比增120.91%至24.08亿元,靠的却是17.5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如政府补助、出售资产等,与主营业务无直接关系,具有偶然性),其中就处置I-MAB(天境生物)部分股权、及转变会计核算方法等,归母净利润增加了16.1亿元。

天士力从2021年6月起,多次减持所持天境生物股权。后者是一家聚焦于肿瘤免疫和自身免疫疾病领域的创新生物药公司,天士力曾在天境生物上市时发公告称对它的投资额达2.02亿元。截至2021年12月10日,天士力尚持有天境生物4.96%的股权。

而这也不是公司头一次通过卖资产来挽救公司业绩了,2020年公司还以超过14亿元的价格出售了子公司天士营销。

天士力接连“卖子”的背后,与公司资金紧张息息相关。

近年来,天士力一直保持了一个比较高的资产负债率,2013年-2019年这一数值均超过了50%。

根据Wind数据,天士力的短期借款从2013年开始激增,一度飙升至2017年的69.49亿元,后两年略有回落,到2019年时为26.5亿元。若加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其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最高时能到73.53亿元。


与之相对的便是账面上的资金,2013年-2019年,公司包括货币资金和交易性金融资产在内的金额,始终少于一年内到期的有息负债,常年存在超过10亿元的资金缺口,2019年末为29亿元。

造成天士力资金紧张的原因,一来是公司应收账款过高,吞噬了现金流,导致运营资金不足;二来则跟公司仍旧处于扩张阶段,需要大量投入有关。

数据显示,公司的应收账款从2010年的5.64亿元,增长到了2019年的84.31亿元,占营收的比重从12.12%增长到了44.38%。简单理解就是,货虽然卖出去了,但有近一半的钱没收回来。这使得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天数从2010年的43天增加到2019年的158天,极大地增加了公司的运营资金需求。


一定程度上,这“锅”要天士力后发展的医药商业业务来背,即做第三方产品的销售,通过购销差价来获取利润。负责该模式下分销配送的便是子公司天士营销。

尤其从2017年开始,“两票制”(每个药品的一级经销商不得超过2个)逐步实行,公司下游的收款对象里,较为强势的医院、连锁药房等终端渠道增多,回款期限相对更长,拖累了公司的回款速度。

另一方面,公司自上市以来,一直处于快速收购和扩张阶段,尤其从2013年开始,公司通过自建和投资并购的方式,在现代中药之外,又布局了生物药、化学药等产业。到2021年,公司拥有94款在研产品的管线产品,涵盖46款1类创新药,并有52款药品已进入临床阶段。

对于自身变化,天士力并非不清楚,并且做出了选择。

2020年,天士力出售了天士营销,受此一部分影响,公司资产负债率下降至24.92%,应收账款减少77.79%,存货减少46.84%,短期借款减少75.95%,就连应付账款也减少了77.25%。

这种影响延续到了2021年,公司的资产负债率达到上市以来最低,为19.51%。


而对于研发周期长、资金投入大的创新型生物药的研发活动,公司选择推动该板块公司天士生物单独上市。

03、困境反转前夕?

卸下沉重“包袱”的天士力,似乎终于来到了转折关头,但一切似乎又没有这么简单。

一方面,由于医药商业板块从2006年开始已经是公司第一大收入来源,天士营销的出售使公司收入大减,于2020年首次下滑,跌28.54%至135.76亿元,2021年影响延续,减少至79.52亿元。


业绩压力也给到了从前的“老二”医药工业,可近年来该板块的进展也不是很顺利。尤其从2015年开始营收增速放缓,2016年、2019年甚至出现了负增长。

天士力目前的医药工业产品管线主要集中于心脑血管、消化代谢、肿瘤三大疾病领域,这当中隶属于现代中药、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公司明星产品复方丹参滴丸,更是业绩“担当”。

不过,复方丹参滴丸近几年似乎有些“扛不动”了。

销量从2015年的1.33亿盒,降到了2020年的1.08亿盒,2021年公司聚焦工业医药后才略有回升,卖了1.22亿盒。与之相对的,心脑血管收入从2015年的46.39亿元,降到了2020年的41.66亿元,2021年略回升至47.87亿元。

更为重要的是,关于复方丹参滴丸,天士力此前已经讲了有近20年“启动FDA(美国食药监局)上市申报”的故事,但从现有资料来看,其尚未通过心绞痛的FDA验证,另一边又开始搞起了通过高原反应的FDA验证。

此外,天士生物的上市也并非一帆风顺。

据了解,天士生物曾在2019年6月向联交所递交过H股发行并上市的申请,2020年6月终止申请后闯关科创板。2020年9月科创板受理,天士生物于2021年1月撤回申请,没多久后又再战科创板IPO。

根据公司2021年财报,推动天士生物的上市已经成了“头等大事”。个中原因或许在于天士生物在研发上真的很“烧钱”。

根据天士生物的招股书,2017年-2019年其研发支出合计9.42亿元,而现阶段其在研产品有18个。

唯一一款已获批上市、用于治疗急性ST段抬高型心肌梗死的“普佑克”产品,获得的收入甚微。这也导致天士生物尚未实现盈利,2017年-2020年一季度净亏损合计6.76亿元。

有意思的是,天士力虽然还在为钱的事情苦恼,但闫希军家族却通过自有投资平台或合作基金的形式,在投资上到处开花,并且“少帅”闫凯境其人也颇具金融投资背景。


(闫希军)

根据天眼查和IT桔子数据,截至目前,闫希军家族投资的项目已公开的超过了35个,聚焦于医疗健康,总投资额超过了34亿元,2017年为投资高峰,投资数量有9起,投资金额超10亿。

投资项目包括科济药业、永泰生物、歌礼制药、健亚生物、心玮医疗、智云健康等公司,其中不少实现了上市。

或许是意识到了自己在投资上的天赋,在2021年财报中,天士力也把产业投资当成了第二增长曲线,称其在打造与公司核心治疗领域密切配合的产业集群。

或许于闫希军家族而言,做投资比做实业更有眼光。

(除单独标注来源外,以上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作者丨华宇,编辑丨刘肖迎)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南园路68号上步大厦11楼    

沈坤专线:13825239378  邮箱:szakun@vip.sina.com

沈坤微信:szakun  公众号:横向思维(skhxsw)

北方分公司:吉林省长春市修正大厦1101室

电话:13825239378  沈坤

友情链接:亿企顺财务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双剑破局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友投稿请寄:szakun@vip.sina.com

网站编辑:沈坤

技术支持:百隆玛网络   

粤ICP备2022004909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