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 公司新闻 > 行业动态

饿了么正式叫阿里"爸爸" 张旭豪最终将出局

发布时间:2018-04-02 16:49:06 浏览次数:97



饿了么正式叫阿里爸爸 张旭豪出局只是时间问题

文 张潇潇

4月2日,阿里巴巴集团、蚂蚁金服集团与饿了么联合宣布,阿里巴巴已经签订收购协议,将联合蚂蚁金服以95亿美元对饿了么完成全资收购。这场2018年中国互联网业最大的一笔收购案终于一锤定音。

一切细节都与之前的传闻相同,从95亿美元全资收购的金额,到CEO易主,都证明了今年2月底,饿了么被阿里收购的传闻所言非虚。只是没人知道,这个原定2月底官宣的消息,为何在饿了么董事会结束后,延迟到了4月初。传闻甚嚣尘上之时,饿了么CEO张旭豪一度略带傲娇地回应,“饿了么一直和资本市场的关系很紧密,长期以来都是资本市场的宠儿。无论在资本领域,还是业务合作领域,饿了么都从公司发展和为用户提供服务角度出发,以长足发展和扎根本地生活服务为目标。而现阶段,公司最关注的是如何保持业务上的增长,带给商户和用户更好的服务。”

姗姗来迟了一个月,饿了么被收购的靴子还是落地了。

这场2018互联网最大收购,是否是一个双赢的结局?现在还很难下定论,对于阿里来说,95亿美元的数字意味着,他用近乎翻倍的价格,买下的是在外卖市场上尚不占绝对优势,且资金缺口极大的公司。上轮融资完成后,饿了吗仅估值50到60亿美元,半年前的百度外卖加糯米并入饿了吗也不到10亿美元。目前进入百亿级别的尚未上市的独角兽就几家:蚂蚁金服、美团点评、滴滴和头条。对于饿了么,尽管张旭豪在员工信中几次强调独立品牌,独立运营,但在资本的强大推动下,CEO换人的饿了么恐怕也难逃百度外卖“卖身”后曾经的命运:短暂的过渡期后,饿了么只能成为阿里大家庭里,众多养子中的一个。

饿了么创始人兼CEO张旭豪将出任饿了么董事长,并兼任张勇的新零售战略特别助理,负责战略决策支持。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王磊(花名:昆阳)将出任饿了么CEO。这则官宣中委婉的人事变动,似乎也证实了,张旭豪的出局几乎只是时间问题。

成立已9年的饿了么处在一个内外交困的尴尬位置:一方面与美团旷日持久的战争迟迟难分胜负,老股东之一的滴滴也做起了外卖业务;另一方面公司内部在买下百度外卖后,整合阵痛不断,摩擦频繁,而在接受阿里多轮融资之后,管理团队股份被稀释。这些都让张旭豪理想中的“实现盈利”和“独立上市”最终成了泡影。

曾经,对于年轻气盛的张旭豪,独立运营是饿了么唯一的初心。是什么原因,让从上海交大休学创业,骑着电动车亲自送外卖起家的张旭豪,放弃了独立运营的原则,签下了合同?

尽管阿里早在两年前就投资了饿了么,并逐渐成为饿了么的最大股东,但直到今年1月接受创业邦采访时,张旭豪仍表示将独立运营饿了么,此前,关于饿了么独立上市时间表的猜测也不绝如缕。更有意思的是,早在2013年饿了么B轮融资时,张旭豪就拒绝过阿里的收购,之后,他也多次拒绝过与美团的合并。同是2013年,在美团外卖上线前,美团副总裁王慧文还特意去上海谈收购事宜,但却被张旭豪干脆地拒绝了。战争打响后的2015-2016年,张旭豪与美团CEO王兴见面数次,谈及两家合并的可能性,张旭豪的看法是,“如果是我们来主导这家公司,我们并不是很排斥的。但如果是对方主导,我们是比较排斥的。”

华兴资本的CEO包凡在谈到张旭豪的性格时曾说道,对张旭豪而言,独立几乎是必然的选择,跟价格无关,因为张旭豪总是会选择自己来掌控公司命运。张旭豪自己则说,“创业者活着就是战斗。”

正是阿里的几度融资和对百度外卖合并的推动,成为了张旭豪决定谁作队友,谁作对手的节点。而在这场奠定外卖市场格局的合并之后,阿里系成为饿了么第一大股东。被阿里收购,可能是失去主控权的张旭豪,无法做主的选择。

2016年8月,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一起向饿了么投资了12.5亿美元,其中,阿里巴巴投资了9亿美元。“饿了么”当时那轮融资完成后,阿里+蚂蚁成为“饿了么”最大股东,占股27.99%。彼时,美团和大众点评刚刚完成合并,在接下来的新一轮融资又彻底倒向腾讯。

2017年4月,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又进一步增持了饿了么,总投资金额为4亿美元。其中,阿里巴巴投资了2.88亿美元,剩下的1.12亿美元由蚂蚁金服出资。自此,阿里系对饿了么持股总占比达32.94%,阿里系取代饿了么管理团队,成了饿了么最大股东。

而部分增持的金额被用在了对百度外卖的收购上。2017年8月份,在百度外卖被饿了么收购以后,外卖市场的战局由“三国杀”演变为“双雄会”。对于All in AI的百度,百度外卖成了一枚弃子。而合并的幕后推手,正是阿里巴巴。为了完成收购,阿里向饿了么提供了10亿美元的融资。而阿里投重金给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除了看到百度的资源之外,更希望饿了么能成为阿里在O2O业务上的重要出口。

阿里系重金注入,让这家曾经获得腾讯、京东等巨头投资的公司又换了一个巨头作为靠山。阿里的两轮重注给了32岁的交大毕业生张旭豪和38岁的清华毕业生王兴对决的底气。但几轮融资也让张旭豪的股份下降。合并百度外卖后,外界传言,张旭豪的持股份额可能已经降至2%,失去了掌控权。对此,张旭豪的说法是,“这不在于股份多少,投资人的话语权怎么样,还是看你自身有没有抓住时代的机遇,有没有创造了价值。”

显然,在这场资本博弈后,阿里投资人的话语权也影响了张旭豪的立场。

去年六月,王兴在《财经》的一篇访谈里谈到了美团的股东阿里时,表示“阿里去年之所以兜售我们的老股是为了干扰我们融资。如果你不看好这家公司,那干脆卖光好了,我们已经帮他们找好了买家。但他却不肯卖光,他一定要留一点,或许是为了将来能继续给我们制造点麻烦。”

一周后,张旭豪在一次公开讲话中直接回怼王兴:

1.格局高的人不应该那样谈论自己的股东;

2.做企业不能忘本,没处理好与股东之间的关系是自身问题;

3.投资人的话语权怎么样,是看自身有没有抓住时代的机遇,有没有创造了价值;

4.重度垂直一定要围绕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围绕核心竞争力延展出来的多元化——其实也不能叫多元化,还是重度垂直;

5.今天中国的互联网商业会形成两派,一派是美团跟乐视为代表的多元化的,另一派是垂直纵深的,做用户价值的,像滴滴、饿了么、携程。

“尽管阿里有强势的一面,但它实质是好的。你说它真是想控制这家公司?控制不控制,其实在于你做得好不好,你做得不好被收购这是宿命,能被收购那还算有你一个退出渠道,对于股东有交代,有些公司死了连退出都没有。”在讲话中,张旭豪说。而今,这句话更像是饿了么被收购的最合理解释。

“做得不好被收购的宿命”,也许正缘与这半年与百度外卖整合的阵痛。

合并百度外卖时,尽管饿了么对外宣称,合并之后两个品牌独立运营,团队保持不变这样的句式,但明眼人都知道,合并永远都是“大鱼吃小鱼”、“快鱼吃慢鱼”的结局,只是这个ending早到还是晚到的时间问题,不出所料的是,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的整合并不顺利,在外卖市场3进2的晋级赛中,弱势方百度外卖率先掉队。而在整合过程中同业竞争的部分,弱势方的百度外卖更是吃尽苦头,在不少二三线城市,百度外卖的代理商都被饿了么收编,百度外卖市场占有率逐步萎缩。百度外卖不少城市由独家代理商模式转为饿了么总部直营,不少独家代理商百万投资瞬间“打了水漂”。饿了么向签约商家推进了百度外卖和饿了么平台商户资源共享的方案,也让百度外卖各地代理商措手不及。不少代理商甚至在百度未来大会前拉起了横幅讨说法。

11月21日,饿了么和百度外卖合并后一个半月,张旭豪首次出席发布会,网易科技记者曾就此事咨询,而张旭豪表示,合并后将不再分百度外卖的代理商还是饿了么的代理商,全部都是母公司拉扎斯集团的代理商。最大的原则是公平公正。

“如果代理商做得好,直营就退出;如果代理商做得不好,直营团队可能会进入;如果两边都有代理商,则采取强强联合的方式,同时负责双品牌的运行。”

“很多代理商去跟百度投诉,说过去的投入很多。做生意都是一样的,所有的生意都可能有巨大的回报、有损失。拉扎斯已经和百度达成一致,只要在合情合理的范围内,我们会满足曾经跟着百度奋战的代理商的合法权利,但是任何不合情合理的,我们也不会在媒体的压力下妥协。”

但几个月过去,百度外卖代理商仍是这场合并中牺牲的一方。

除了代理商的纠纷,在饿了么合并百度外卖一个月后,百度外卖高层也经历变动。饿了么任命其商业分析副总裁魏海为百度外卖CEO,负责百度外卖业务及双品牌战略落地工作,原百度外卖CEO巩振兵担任百度外卖董事长,负责集团及百度外卖战略布局及关键业务梳理。随后,百度外卖CTO耿艳坤离职入职顺丰。但在张旭豪看来,“双方骨干基本都留下了。”

据艾媒咨询发布的《2017—2018年中国在线餐饮外卖市场研究报告》,饿了么收购百度外卖后,在2017年第四季度,市场用户份额占比达55.3%,领跑外卖市场。但就饿了么与百度外卖“双品牌”的发展战略实施状况看,两方合并并未达到1+1=2的效果,半年来,在外卖市场上与美团的白热化竞争,战局仍不乐观。这或许是阿里决定全资收购的原因之一。

事实上,这场外卖大战早就是阿里和腾讯系的美团之间的战争了。而收购只是阿里进一步深入战场而已。“投资—控股—收购—并入阿里生态。”继优酷和UC后,这套收购方式再次被阿里用到了饿了么身上。

此外,今年初,线下生活服务平台口碑从蚂蚁金服旗下划归至阿里巴巴集团体系内,成为阿里新零售架构的一环,而这一业务调整似乎也是在为构建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新零售。

口碑主打到店,饿了么主打到家,此次收购如果成功,阿里就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形成了“饿了么(外卖)+口碑+盒马(生鲜)”三大平台协同的格局,覆盖“吃、喝”的全服务消费场景,使阿里的本地生活服务的新零售优势将进一步扩大。

过去两年,阿里全面发力新零售,布局从衣食住行到吃喝玩乐的新生活方式。

而能否及时准确的提供快速配送到门的体验也是其中重要的一环。2017年6月,天猫超市正对外提出“三公里理想生活圈”服务,盒马鲜生也提出“三公里内30分钟达”和24小时家庭救急服务,此外,今年1月,天猫又与菜鸟宣布联合物流伙伴和商家推出基于门店发货的“定时送”服务。几乎同时,新口碑被纳入新零售体系,业务汇报线从原来的蚂蚁金服调整至向阿里巴巴CEO张勇汇报,这不光是新口碑在公司的地位提升,也意味着新零售战略在阿里内部进一步升级。这与饿了么此前一直宣扬的“30分钟生活圈”理念想契合,后者可以作为前者的有力补充。

饿了么的“蜂鸟”配送体系一旦融入阿里,其所能支撑的服务,可以为阿里新零售更多业态创造先机:从外卖到盒马鲜生,阿里对“最后几公里”的配送需求越来越旺盛。这部分服务的特征是更高频,更刚需,对物流配送的要求更高,技术挑战也非常大。而饿了么自己的“蜂鸟”配送模式已经有几年的探索,基本可以满足即时配送的需求。收购后,蜂鸟+安鲜达+菜鸟的物流配送体系,补足了阿里配送的最后短板。

这场收购案对阿里的宿敌美团或许是坏消息。最近一年,美团战线不断拉长,在出行、金融等多方面拓展业务边界。尽管美团的外卖也未实现盈利,但美团的外卖业务仍是美团最主要产生现金流的业务。“平时公司的大群里,讨论最多的一定是外卖业务,”据36氪报道,一名美团内部人士曾说,阿里收购饿了么是他们比较担心的事情。考虑到美团近日正集中火力在打车上与滴滴厮杀得难舍难分,在这个节骨眼上,饿了么有了财大气粗的阿里撑腰,无疑加重了美团的压力。

这场收购也意味着,早在两年前就打响了的阿里和美团的本地生活战,战火正式升级。除了在国内的外卖市场厮杀,美团和阿里也把外卖的战火烧到了东南亚地区。今年2月1日,蚂蚁金服2亿美元投资印度外卖平台Zomato。仅一周后,美团点评便参投印度O2O外卖平台Swiggy。

阿里全资收购饿了么后,在整个本地生活市场上,阿里形成了饿了么+口碑+盒马鲜生+淘票票+飞猪的格局,与此同时,美团系的美团外卖+美团点评+掌鱼生鲜+猫眼电影(已经微影合并)+美团旅行的布局也不甘示弱。因此,在阿里和美团点评各有布局的在本地生活领域,未来新一轮恶战在所难免。

公司地址:深圳市福田区南园路68号上步大厦11楼    

沈坤专线:13825239378  邮箱:szakun@vip.sina.com

沈坤微信:szakun  公众号:横向思维(skhxsw)

双剑东北分公司:吉林省长春市修正大厦11楼

电话:13825239378  沈坤

 

 

Copyright © 2014 深圳市双剑破局市场营销策划有限公司 All Rights Reserved.

网友投稿请寄:szakun@vip.sina.com

技术支持:百隆玛网络